東方淨苑體証法師
首頁    |    協辦道場感言
東南亞齋僧感言|國姓東方淨苑•體証法師
 

  經常有人問我:「為什麼一直要供僧?」而且還進而跨越國際到東南亞一帶齋僧。我經常應答:「佛陀修道在人間,成道也在人間,說法、度眾都在人間,同時,落實接受十方供養。」過去佛教,由於習慣上,風俗上偏重刻板的誤導。隨著人類步入現代民治社會,時代進步了,資訊發達,僧人不得不與時俱進,慢慢從風俗或習慣上走入社會,寺廟擴及家庭,僧人也走向都市佈道。人間性的趨向人群,佛教的理念深入人心,形式上發展到普及大眾,僧人同時被認知與肯定,供佛及僧落實在各階層的展開,更要是無國界的。

  「齋」意思為清淨,指潔淨身心,敬設齋飯供養僧寶的意思。僧寶是無上福田,能成為一切世間供養、布施、修福之處,能使施者因之遠離煩惱,去除心縛,得清淨心。所以齋僧之果報無量,功德不可思議。 唐道宣律師,持戒嚴謹,感天人送食。有一天律師問天神:「人間作何功德最大?」天神敬答: 「齋僧功德最大!」近代禪門宗匠虛雲老和尚亦云:
「佛、法二寶,賴僧寶扶持,若無僧寶,佛法二寶無人流布,善根無處培植,因此齋僧功德最大。」

  佛說布施經云:「若以上妙樂飲食供養三寶,得五種利益:身相端嚴,氣力增盛,壽命延長,快樂安穩,成就辯才。」結夏期間,十方僧眾,清淨共修,藉此僧團之力及共修之功德迴向,故齋僧功德殊勝難議。齋僧後施者皆受祝願「色力命安,獲無礙辯」。色,儀表端正,容顏暐麗,人人見之歡喜。力,氣力蓋世,精神滿足,承事十方諸佛,無有疲勞。生天人間,壽命久長,康健無惱,命終之時,自然受生,不被病苦所纏,事事安樂,不逢災逆,心想事成無有困厄。

  正在佛教精勤修學者,是佛門未來之龍象,世間眾生之導護,為使僧人得以安心辦道,弘法利生,為倡道植福上報四重恩、下濟三塗苦之故,捐獻道糧(四事供養),殊勝善力,回向護法信徒,在生者福慧增長,現生父母,延年益壽;過亡先靈,往生淨土。

  藥師經云:「爾時世尊。復告曼殊師利童子言。曼殊室利。有諸眾生。不識善惡。唯懷貪吝。不知布施。及施果報。愚癡無智。闕於信根。多聚財寶。勤加守護。見乞者來。其心不喜。設不獲已。而行施時。如割身肉。深生痛惜。復有無量慳貪有情。積集資財。於其自身。尚不受用。何況能與父母妻子。奴婢作使。及來乞者。彼諸有情。從此命終。生餓鬼界。或傍生趣。」愚昧無智不懂善惡,目光短淺,只顧眼前如草尖露水般的安樂和利益,不施供養,若有施捨一分一利,抽腸割肉。看到別人廣作供養,不隨喜不讚歎,反以輕蔑的態度加以詆毀。嫉妒心粗重,貢高我慢之人看到別人行善供佛及僧,就如利刃直入其心般難忍,若臨命終時……三途堪慮!

  想要致富,必須要有植福。有人認為,我這麼聰明能幹,為什麼發不了財?聰明能幹不等於有福報,前世沒有積累資糧,再聰明能幹是沒有用的。前世積累過資糧的人,即使不是很聰明能幹,一樣能發大財,他們的財富卻遠遠超過很多知識份子,聰明能幹之人。

  供養與布施是一樣的,都是積累資糧殊勝的法門,供養者以清淨的發心,盡所能所作供養,功德越大。古德例:梁武帝、阿育王、給孤獨施主等,他們的地位、財、權,皆是往昔行布施供養,擇善法所感的果報。

  《俱舍論》的觀點,供養僧眾的功德於今生即能現前善報,且下世還會繼續享受善果。所以條件具足的時候應作供養,條件不具足時見他人供養應深深地隨喜讚歎,這樣也能得到與供養者同等的功德。

  越南、柬埔寨、寮國等國家至今都非常貧窮落後,然而這些國家基本上都是佛教國家。藉此供僧因緣,讓當地的僧眾領納來至台灣佛教界,不分國界法喜在道糧的供養,也讓東南亞與台灣佛教、能有更密切的交流,促進兩國佛教發展。同時,綿綿不息的菩提慧命,將持之以恆而續之。